您的位置: 舟山资讯网 > 健康

重生原始时代 第五十五章 母女相见 泪两行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6:56

重生原始时代 第五十五章 母女相见 泪两行

栾府门前无人看守,公良走上前,抓起上面的铜环敲了敲门。

“叩叩叩...叩叩叩...”

不一刻,旁边小门打开,走出一名仆人问道:“请问客人找谁?”

公良看了那仆人一眼,说道:“去叫你家侍郎出来,就说我有他女儿消息。”

那仆人听到他有自家小娘子的消息,当下门也不关,就转头狂奔。

“站住。”

仆人刚刚跑进前院,就被府中老管家林伯喝住,“什么事?如此慌张成何体统。”

那名仆人连忙说道:“林伯,外面来了名荒人,说有小娘子的下落,我忙着去里面禀报郎君呢!”

“那人真这么说?”林伯激动的问道。

“真的,我亲耳听到,那荒人可不得了,带着一头灵宠,和一名长着翅膀的小孩儿,看来是个有本事的人。”

“那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禀报郎君。”

“不是被您叫住了吗?”

仆人嘀咕着,看到林伯瞪来,连忙往里面跑去。

见他去里面通报,林伯也赶紧加快脚步,往外走去。天可怜见,找了这么久,终于有小娘子的消息了。来到门口,林伯从小门出去,就看到一名迥异于大虞人的魁伟少年站在门口。在他头上,一名头长金黄竖发,背身双翅,尾带九彩的粉嫩女娃儿睁着大眼,好奇的往他看来。在其旁边,还站着一头憨头憨脑黑白颜色灵宠。

林伯紧走两步,上前礼道:“小郎君请府中说话,我家郎君随后就到。”

“嗯...”

公良点了点头,随他走进府内,来到大堂。

不一会儿,就有婢女奉上热茶点心。公良拿起茶喝了起来,这应该是他来大虞喝的第一次茶了,味道勉勉强强,比不上后世的加工手段,掺杂了一些花瓣,好像还放了蜜,喝起来怪怪的。

他却不知,这种茶可是只有上等人家才能喝到。

栾文博本来在书房写字,听下人报称有人知道女儿的消息

,一把扔下手中笔,飞步往外走去。

还没到大堂,就听他高声叫道:“那名知道琪儿消息的荒人在哪里,快带他进来问话。”

等到大堂,却见公良坐在那边悠哉悠哉的喝茶,这就有点尴尬了。

微微咳嗽两声,把这尴尬境地遮掩过去,栾文博才问道:“小郎君,你可是真的知道小女的下落?”

公良把茶盏放下,说道:“我从大荒来的路上,经过一处杂草丛生的庄院,本来夜宿在那边,谁知晚上却来了一名西境道人来赶人...”

栾文博打断他的话,道:“那是妖人。东土各大宗门早有严令,若遇到西境妖人,可上报官府,自有奖励。若是杀了妖人,取头颅到官府和宗门,还有丰厚的奖赏奉上。”

“不想还有此事,只是可惜,那妖人的头被我打碎了。”

公良笑了笑,继续说道:“那妖人赶人倒也没什么,只是手段龌龊,竟然想害我性命,所以被我杀了,搜其身的时候才发现了贵女的魂体。”

“你...你是说...你把琪儿带回来了?”

栾文博激动得颤抖着,眼中泪水盈眶。只是怕被人发现,强忍着不敢流出来。

“嗯,现在白天,魂体不能出来,免得被日光灼伤。到了晚上,她就能出来与你们相见了。”公良肯定的说道。

“多谢小郎君将小女送回来,到时文博必有厚报。”

栾文博对旁边的老管家说道:“林伯,你先带小郎君到客房休息,我去告诉媚娘这件好事。”

说完,就见他起身往后走去。

公良分明看到他转身的时候,抓起衣袖偷偷擦去脸上泪水。

林伯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在前引路,带着公良从走廊来到一处临水客房,里面布置精巧,显然是专门招待贵客的地方。

“小郎君先在这边歇息,等会儿我再来带小郎君用餐。”

“多谢,你这边洗澡在哪?”

公良已经有几天没洗澡,这种天气一天没洗就感觉粘乎乎,何况是几天。当下就在老管家的带领下,来到一间房间,里面放了一个大木桶,一些仆人在林伯的指挥下,开始给他准备沐浴的东西。

公良却不喜欢在这种封闭的房间里面洗澡,向林伯问了下府内水井的位置,就打算去井旁洗。

林伯没想到还有不喜欢在里面洗澡的怪人,没奈何,只得把他带到井旁,然后让人抬来大木桶,让几名婢女伺候他洗澡。

难得享受一把有人伺候的奢侈生活,公良就靠在木桶中,浸泡在清凉的井水里,让几名婢女按摩搓洗。

米谷小家伙看了,也上去帮粑粑搓着,但搓了几下,就累得在一边敲着小胳膊。然后,就不再管粑粑了,自己在木桶中扑腾起来。飞溅而起的水花,把旁边几名婢女的衣服都弄湿了。她自己却在那边“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感觉好好玩喔。

其实,小家伙最喜欢在空间里的小灵湖洗澡,因为那里的湖水冰凉,一边洗还可以一边玩。

栾府可那么大的地方让她折腾,不过能和粑粑浸泡在一个桶里洗澡,她也感觉很高兴。

圆滚滚在旁边看他们洗得高兴,也嗷嗷叫着进去洗,公良鸟也没鸟它。

开玩笑,那么肥的身子进来,还不把人家木桶给撑坏了。

圆滚滚看了,非常不满,就抓在木桶旁边,想要爬进去,只是它那小段手短腿,怎么也爬不进去。努力了半天,终于要爬进去了,却被公良一把给推了出来。圆滚滚生气了,嗷嗷叫道:“公良,我要咬死你,我一定要咬死你。”

可惜它在外面,公良在里面,根本就咬不到。

叫了半天,也没半点用处,圆滚滚就又继续趴在木桶边上,努力的往里面爬去。

公良洗了一会儿,也洗好了,站起来擦干净穿上衣服,顺便把使劲往里面爬的圆滚滚给推了进去。

终于享受到泡澡的滋味,圆滚滚舒服得嗷嗷叫了起来。

米谷感觉滚滚身上臭臭的,一点也没有它香香,在它头上踩了两脚后,就和粑粑一样,起来穿衣服了。

圆滚滚舒服的泡着澡,看到站在旁边的公良,想到他刚才推了自己,顿时恼怒的将身上的水往他甩去。

公良闪开,忍了它一次,接着见它还继续甩,就威胁道:“你要再敢甩水,信不信我把你的熊猫毛全剃了。”

圆滚滚听了,这才作罢,但心情还是非常不好,总是偷偷趁着公良没看见的时候,张嘴作势要咬他。

公良懒得理这憨货。

小鸡慢慢从天上飞下来,站在栾侍郎家的屋顶上,看着圆滚滚洗澡。公良看了,就问道:“小鸡,你要不要也来洗一下。”

“妈妈,我要。”小鸡啾啾叫着,从屋顶跳下。

正在给圆滚滚洗澡的婢女吓得四散跑去,公良让她们不用怕。只是婢女们都很胆小,不敢上前。公良就自己拿起井旁的水瓢,从木桶中舀水浇淋在小鸡身上。水从小鸡头上往下流去,凉凉的,十分舒服。

小鸡现在已经十分高大,母亲金翅大鹏雕的英武风姿逐渐显露出来。

公良看了,说道:“一转眼,你都这么大了,改天看能不能载我飞到天上去。”

“妈妈太重了,我载不了。”小鸡很诚恳的说道。

公良翻了个白眼,说道:“那是你太小,等再长大一点,就载得动我了。”

“那我要多吃一点兽肉。”

米谷在旁边听了,也嚷嚷道:“粑粑,偶也要吃肉肉。”

圆滚滚也在桶里嗷嗷叫道:“公良,我也要吃肉。”

这些家伙,一听到吃的比谁都积极。公良也是无语了。

洗完澡,小鸡继续回到屋顶站着,公良带着米谷和圆滚滚往客房走去。到了屋内,就见栾文博和一名女子坐在里面。

那女子显然就是栾文博的妻子,也就是刚才他口中说的媚娘。能取这个名字,这女人应该姿色不错才对。但此时,只见她面容憔悴,两眼无神,显然是伤心到了极点。

看到他进来,媚娘连忙起身问道:“小郎君,你真的把我们家琪儿带回来了吗?”

公良肯定的回答道:“是,但现在白天,她的魂体不能出来,你们等晚上再见面吧!”

“琪儿,我的琪儿。”

一行清泪从媚娘眼中缓缓流下,栾文博上前搂住她的香肩,她顿时娇弱无助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抽泣起来。

“呜呜呜呜...十一郎哥哥,琪儿能跟娘亲说话吗?呜呜呜呜...琪儿好想好想娘亲...呜呜呜”

忽然,公良胸前神槐木牌中传来一阵声音。

此时,他才想起琪儿还能说话的事情,连忙回道:“当然可以。”

“娘亲,琪儿在这里,琪儿好想娘亲啊!呜呜呜呜呜...”

“琪儿,我的琪儿,你在哪里?娘亲听到你的声音了,琪儿,我的琪儿...”

媚娘的声音如杜鹃泣血,嘶声裂肺,句句断肠,让人不忍与闻。

公良暗叹一声,取下挂在胸前平安牌,递给媚娘,“这是用神槐木心做成的平安牌,可蕴养魂体,琪儿就在里面。你拿去和她说说话,但切记不要打破木牌,免得琪儿魂体被日光灼伤,到时候要回归肉体就麻烦了。”

“放心,我们一定会保管好。”栾文博眼含双泪道。

“那你们就在这里说说话。”

公良就带着米谷它们往外走去,留给他们说话的空间。

不一会儿,屋中就传来一阵哭声,让人听得伤心落泪。

公良摇了摇头,回来本来是件高兴的事,有什么好哭的。

过了一阵,眼见天色将黑,他就向站在门外偷偷抹眼泪的林伯招了招手。

林伯擦去眼中泪珠,上前问道:“小郎君有何吩咐。”

“天要黑了,烦请管家让人准备些食物,带到院中来。肉食尽量多一点,我们吃的都比较多。”

“是老仆失误了,我这就去吩咐。”

“等一会儿。”

“小郎君还有何吩咐?”

公良从纳物宝袋中取出一小块金子,递给林伯道;“若是厨房东西不够,就让人去外面酒肆买些回来,金子不够我这里还有。”

林伯一看,肃容道:“小郎君这是作甚,难道我栾府还缺这点财物吗?您这不是在打我栾府的脸,让人说我栾府苛待贵客吗?还请小郎君把东西收回去,老仆就当不曾看到。”

林伯说完,就往外走去。

公良无奈,本以为自己这些人东西吃得多,怕人家有意见,所以想出点伙食费,没想到被人拒绝了。

看来,自己还是不了解当下人的思维啊!

既然他不愿意拿,公良就把金子收起来,找了个地方坐下,等着吃饭。

湛江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呼伦贝尔癫痫病医院费用
日照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湛江男科
呼伦贝尔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