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舟山资讯网 > 育儿

创世神坠 第二百一十七章 空坟

发布时间:2019-09-24 17:01:56

创世神坠 第二百一十七章 空坟

二百一十七

当楚乐再次睁开眼,不知已经过了多久,

帝心湖依旧如初见一般波光粼粼,如同人间仙境,

迷蒙的水汽之中,那个白纱的女子靠在一株树下怅然远眺,

楚乐缓缓地起身,沒有想象中本应该有的撕心裂肺的痛楚,似乎之前身上的伤竟然被治好了,

似乎察觉到楚乐醒过來,白纱的女子缓缓回过头,

银色的眼瞳,似乎能够一眼洞穿人心,在楚乐看來,却又那么熟悉,

他缓缓走到白纱的女子身边坐下,

白纱女子身子微动,似乎想要挪开,但是最后还是沒有动作,

“谢谢,”楚乐忽然道,

“谢我什么,”

楚乐道:“我之前疯狂提升实力,身体早就承受不住,谢谢你帮我把力量封印起來,”楚乐自然能感觉到,他的实力,如今从半步武皇跌落到半步武圣的层次,显然白纱女子将自己多余的力量给封印了,才使得自己不至于爆体而亡,

白纱女子并未继续回应,只是默然不语,

“能告诉我,关于她的事情吗,”楚乐缓缓开口,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白纱女子并沒有否认自己和青媱的关系,

楚乐道:“我知道她为了能够來见我,一定付出了许多,可是她从來不愿意多说什么,但是,你一直跟随着她,一定知道很多对不对,她把自己的付出都埋藏在心里,难道你不觉得对她太不公平,至少,让我知道,她身上的伤,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所在的家族,是这个大陆上最为古老,最为强大的家族……”白纱女子终究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她们身上流淌的血脉,也是大陆上最为纯净的血脉,而她,是传承了最为精纯的血脉的当代的圣女,但是,她却为了你,抛弃了自己的血脉,为了将血脉剥除,她进入了族中的禁地,承受了三天三夜的破脉阴雷的侵蚀,废除了自己冠绝天下的体质,之后,她便被废除了圣女的身份,逐出家族,失去了血脉的她,只要一旦动用身上的灵力,修为便会下降,而且,身体会越來越差,但是,她却义无反顾地历经艰险,跋涉了不知道多少路途來找你,有几次,差点就丧命……”

楚乐每听到一句,心头都仿佛被无数利剑刺穿,

“老实说,我不是太明白,她对你的感情,实在是來得有些无缘无故……”白纱女子忽然道,

楚乐沉默不语,

“你和她之间,一定有着什么奇妙的联系,否则,我才不信一个女人会爱上一个玷污了她的人,”白纱女子又道,

楚乐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异样,

“联系……”楚乐喃喃念道,

“在青媱见到你之前,就有人曾经告诉我,她的姻缘就在zǐ云帝国之中,还告诉了我你的详细样子,也是在那之后,我才带着她找到了你,”白纱女子忽然道,

楚乐听了顿时震惊无比,

“你是说,青媱和我的相遇,其实是有人指点,”

白纱女子犹豫一番,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有些失望,”女子忽然道,

楚乐点了点头,却忽然又摇了摇头,道:“尽管如此,至少我知道后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这样便好,”

白纱女子忽然道:“那倒是不往她如此对你,”

“你不想杀我了,”楚乐问道,

“我杀你又有何用,她也不会活过來,何况,她也绝对不希望我这么做,”白纱女子道,

“是嘛……”楚乐忽然悠悠说了一句,

“难道你还希望我杀了你不成,若是这样,我倒不介意完成你的心愿,”白纱女子道,

楚乐苦笑道:“你若是真的下的去手,我倒是不介意,”

白纱女子冷笑一声,道:“你还真以为我下不去手,”

楚乐却并沒有继续接过话題,转而道:“小白

创世神坠  第二百一十七章 空坟

,你说的那个指点青媱來zǐ云帝国找我的人,你对他了解多少,”

白纱女子道:“不要叫我小白,”

楚乐道:“那叫你什么,”

“你如她一样,叫我银瞳便是了,”银瞳终究还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好吧,你能告诉我,那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吗,”楚乐道,

“你怎么突然对她感兴趣,”银瞳道,

“他和青媱关系如何,”楚乐问道,

银瞳道:“我在她身边呆了数万年,从來不知道她的真正实力,也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些什么,不过她肯定比我厉害得多,但是,光从我的直觉來说,她对青媱,应该是真心的好,”

“数万年……你究竟活了多久,”楚乐道,

银瞳白了楚乐一眼,道:“与你何干,”

楚乐道:“好吧好吧,我只是突然想到,既然她能算到我的存在,那么她应该知道青媱后來受伤的事情,若是这样的话,她难道不会出手,或者说,以她的力量,难道沒有办法救她,”

银瞳道:“你想说什么,”

“当初,我曾经被一个武圣击杀,却因为青媱送我的一朵花瓣起死回生,青媱告诉我,那是她的一个婆婆送给她的,”楚乐道,

银瞳一怔,道:“你是想说……”

楚乐点了点头,道:“我也是现在才想起來的,你说的那个人,应该就是青媱口中的那个婆婆吧,”

银瞳点了点头,

“既然她能让我复活,难道她沒有办法让青媱复活,”楚乐忽然有些激动地道,

银瞳听了,忽然摇了摇头,

楚乐一愣道:“什么意思,”

银瞳道;“复活不同的人,需要的能力也大有差别,比如说,一个武神可以做到在一个普通人死掉的刹那让他起死回生,但是却做不到复活一个武神,”

“可是,青媱死之前,实力甚至还不如当时死去的我,”楚乐有些急道,

银瞳又摇了摇头,道:“你不知道青媱血脉的可怕之处,即使她已经失去了那样的体质,但是若要复活上古血脉的后人,所需要的力量远远不亚于复活一个武神,这也是身为上古血脉后人的弊处,”

楚乐听了,原本燃起的希望忽然又破灭,顿时面如死灰,

银瞳却转而又道:“但是,若是那个老太婆,未必不能办到,”

楚乐听了复又燃起希望,道:“真的,”

“那个老太婆的真正实力,绝对已经超越了这个世界的桎梏,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留在这个世界,但是当年我自认为在这个大陆上几乎沒有敌手,却被她轻而易举地封印了数万年,”银瞳边说边愤愤道,

“若是这样的话,以她和青媱的情谊,不应该对青媱的死视而不见……”楚乐忽然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

“你说的那个婆婆,是不是七杀殿的主人,”楚乐忽然问道,

银瞳道:“不错,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当初我和青媱一起前往七杀殿接取任务,之后恰巧又在任务途中遇到了古月歌,而古月歌告诉我们,有一个人提醒他來到zǐ云帝国,会遇到能帮他复仇的人,而后古月歌遇到我之后,便认定我是他要找的人……还有,青媱离世之前,将这个东西交给了鱼笙,”楚乐忽然从怀中掏出了一块令牌,

“七杀令,”银瞳惊讶道,

“你说,这一切巧合,究竟说明了什么,”楚乐忽然发现,似乎那个人冥冥之中料到了即将发生的一切,而她的所作所为,竟然都似乎在暗中帮助自己,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她的目的又是什么,还有,她甚至能够算到自己的未來,是不是也意味着她知道青媱会死去,又为何沒有出手相助,

“看來,老太婆在下一盘很大的棋……”银瞳忽然道,

“可是,不管她为何暗中帮助我,她却终究沒有救下青媱,”楚乐忽然愤愤道,“若是她对我别有所图,而以青媱作为代价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

“她的想法,我实在无法揣度,”银瞳无奈道,

楚乐忽然起身,道:“我需要回玉仙宗一趟,”

银瞳有些疑惑,道:“你要做什么,”

“有些事情确认下,”楚乐道,

玉仙宗,

朝阳峰因为不约而至的一场大雪变得银装素裹,虽然本是一场胜景,却不知道为何总让人觉得有些悲伤,

当楚乐再次回到朝阳峰,天色已经暗淡,

“你竟然回來了,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呢,”鱼笙有些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楚乐,

当楚乐不知道为何交待了她一番话就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离开朝阳峰,她着实吓了一跳,如今看到楚乐平安归來,她虽然刻意地装出一副恨不得楚乐早点死的样子,但是还是掩饰不住不经意流露出來的欣喜,

“喂,你干什么,”

楚乐只是对着鱼笙点了点头,便朝着青媱的墓走去,看着楚乐有些异样的神情,鱼笙不禁担心道,

“当初,是谁替媱儿下葬的,”楚乐问道,

“除了我还有谁,”鱼笙道,

楚乐看着青媱的墓碑,忽然道:“媱儿,原谅我,”

鱼笙还沒反应过來楚乐是什么意思,就看见楚乐忽然探出一只手,空间之力一阵波动之后,青媱的坟墓竟然被强行打开,

一尊简朴的棺材,赫然出现,

楚乐一狠心,右手一摄,棺盖轰然打开,

而里面,赫然空空如也,

重庆治疗阳痿费用
临汾治疗早泄费用
湖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济南糖尿病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黑龙江虹桥医院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