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舟山资讯网 > 时尚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六百四十五章 弃子

发布时间:2019-10-12 22:29:57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六百四十五章 弃子

那黑皮巨人就是薛勒,而他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就是因为白晨口中的填补魔法。

这填补魔法是亡灵魔法之中,最具代表性的魔法。

填补魔法能够通过肢体的接触,从而吸收对方的魔力,然后填补自己消耗的魔力。

这种魔法不能提高魔力的上限,可是却能够无限的吸收。

可以说,这种魔法是最持久的魔法,理论上是可以无限的吸收然后持续战斗。

不过填补魔法属于亡灵魔法的一种,亡灵魔法看似邪恶,可是却是最为公平的魔法,舍去与获得是对等的。

越是强大的魔法,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就越大。

就比如说填补魔法,吸收了谁的魔力,那么就会附带上谁的特性。

比如说他刚刚吸收了一个骷髅兵的魔力,虽然骷髅兵只是携带非常非常稀薄的魔力,可是依然会有一部分的特性在薛勒的身上显现。

薛勒的手肘关节处已经露出了骨骼,如果他再吸收下去,那么可能全身都只会剩下骨骼了。

不过他又抓住了一只血色恶犬,这血色恶犬是由血肉组成的,所以在薛勒吸收后,他的脸上出现了一块血斑。

亡灵天灾一旦发动,那么就会源源不绝的制造亡灵生物,任何在亡灵天灾的时候死亡的生物,或者是早已死去多时的生物,只要骸骨还在亡灵天灾的范围内,都会重新苏醒过来,成为亡灵天灾的一部分。

这个基地在山林深处,所以山林中的所有兽类的遗骸也都重新站了起来,而且这个基地内本来就死了很多人,单是人形的亡灵生物就多大十万以上,这还不包括各种怨念阴魂化作的死灵。

白晨也不急着动手,就站在外围,看着一波又一波的亡灵冲上去与薛勒拼斗。

如果以正常人的角度来说,薛勒的确很强。

能够面对亡灵天灾的围攻,一直坚持到现在,依然不见疲色,可见他的实力有多强大。

当然了,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的填补魔法。

只是填补魔法是不可逆的魔法,他吸收的魔力种类越多,身上的特征就越多

。”

金格力连接了视频,潘城的上空两个身影在激烈的拼杀着。

一个身影是周身烈焰,可以明显的看出是个女性的身影,另外一个则是全身都散发着不详的气息,死亡气息萦绕周身,双方拼杀的非常激烈。

“白晨,你要不要回来?虽然嘉丽文占上风了,不过我不看好她,我不觉得她能留下骸骨皇帝。”金格力坦言说道。

“不去了,那不是骸骨皇帝的本体,嘉丽文不管是杀了他,还是让他逃了,都对骸骨皇帝没什么影响。”白晨说道。

桑德勒皱眉看着白晨:“你早就知道骸骨皇帝会袭击潘城?”

“准确的说是袭击武馆。”

“你怎么知道的?”

“从那几个秘密部队的人显露出亡灵魔法开始,那几个人的亡灵魔法明显的带有骸骨皇帝的特征,而他们来自秘密部队,很容易让我调查到他的身上,而如果我调查到这里,那么必然会联想到铁枷兵团目前的情况,所以必然要对铁枷兵团进行大清洗,因为他了解我,知道我不会容忍铁枷兵团被他控制,而这一切都是他抛出来的诱饵,为的就是把我引出潘城。”

“武馆内到底有什么东西,让他要如此大费周章,甚至不惜抛弃铁枷兵团这个巨大的战力。”

“铁枷兵团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强大无比,可是对我或者他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根本影响不了大局,至于他袭击武馆的目的……我大概知道吧,他把薛勒当作弃子,然后让他对武馆动手,却没告诉他,武馆里有什么东西,显然是不想让薛勒担心不敌而退缩,如果只是把我引出潘城的话,那么他成功了。”

“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那又怎么样?哈哈……”薛勒此刻却显得更加疯狂,完全就没有一点穷途末路的恐惧。

“是不是因为骸骨皇帝告诉你,即便死亡也没关系,他有办法复活你?”

薛勒冷笑一声:“你是想说他是骗我的吗?如果你想说这些的话,那就最好闭嘴。”

要知道,薛勒可是亲眼看到骸骨皇帝复活了一个人,这个人还是他过去的战友,一个已经死了很久的战友。

“他的确有这个能力,至少是接近复活的状态。”白晨说道:“不过那要看是谁杀死的,他现在掌握着恶鬼道,他完全可以让一个死者的灵魂重新依附在一个躯壳上,可是,如果灵魂被消灭了,那么就真的一无所有了,你觉得我应该不应该消灭你的灵魂?”

薛勒的脸色微微一变,只是这时候他还不愿意服软,还不愿意向白晨低头。

“你糊弄不了我,主人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你能揣测的,也许根本就不需要灵魂。”

“呵呵……你也会亡灵魔法,你肯定知道我说的就是实情,不过你既然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那么我不介意直接杀了你。”

“等等……你不是想要从我的口中套取情报吗?你现在杀了我,你就什么情报都得不到了。”

“有些时候,折磨肉体并不是最有效的方法,特别是面对你这种早就把意志锻炼的坚不可摧的特工来说,可是灵魂的折磨,却比肉体要痛苦一千倍,想要获取什么情报,折磨灵魂才是最方便的。”

白晨的话让薛勒脸色大变,就如白晨所说的那样,他最大的依仗还是骸骨皇帝的承诺,复活。

可是如白晨说的那样,如果灵魂被消灭了,那么就无法复活的话,那么他的倚仗就显得毫无意义了。

“更何况我所需要的情报,并不是必须的,杀掉那些铁枷兵团被渗透的人员和将铁枷兵团所有的高层全部杀掉,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不,如果只是杀掉那些高官,也许还会有漏之鱼,还是把整个铁枷兵团都覆灭掉,这样就能确保万无一失了。”

薛勒听着白晨的话,冷汗直冒。

“而且更容易。”桑德勒补充道:“如果是把铁枷兵团全部消灭,那么就完全不需要筛选的,我说的对吗,白晨。”

“是啊,而且杀一千个人和杀一百万个人,对我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事实证明,薛勒并不是绝对的忠诚于骸骨皇帝,只不过是骸骨皇帝给了他虚假的勇气而已。

当那些虚假的谎言被白晨戳破后,薛勒就彻底的暴露出本性了。

“如果我把那些情报给你,我能得到什么?”

“什么都得不到,你只是能够得到一个体面的死法,当然了,我可以放过你的灵魂。”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王红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治疗效果如何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乔博义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要多少钱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李春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